多伦多

多伦多中国城好多年前,一位美国朋友给我讲起她去了多伦多,感慨那里华人非常之多。后来我去看了看,确实如此。多伦多本身就是个移民城市,整个大多伦多地区居民,一半出生在加拿大境外。这里也是北美最大几个的华人聚集地之一,现有华人有五六十万之众,占当地居民的百分之十。华人开始到此地定居是十九世纪七八十年代,正是美国西部排华之风日盛的时候。这里最早有名可稽的华人叫Sam Ching,其人以洗衣为生。那时的加拿大也控制华人移民,起初是征收华人入境税,约为当时一般加拿大人两年的收入,到了1923年,加拿大干脆效法美国,颁布了单独针对华人的法律,禁止华人移民。这法律到二战后方才取消。多伦多华人街头摆摊

多伦多的唐人街在市中心,离市政厅几分钟的路,向北几条街就是多伦多大学。与各地的中国城一样,餐馆很多,外加一些菜店杂货店,商品常常摆到街面上,显得比较杂乱。不过看上去比纽约的老旧中国城还是整洁一些。整个来说,多伦多看上去还是个较新的城市,街道比较宽,不象美国东部的一些老城那样拥挤喧嚣。从另一方面讲,清洁了、安静了,没有那么光怪陆离,也就没有那么热闹。

北美较老的中国城常有比较古怪的街道译名。那是早年尚没有约定俗成的翻译,而且常驻唐人街的华人也多是商贩,没有那么多闲情逸致讲究翻译的信达雅。比如纽约中国城那里有窝扶街(Worth Street)、包厘街(Bowery)、坚尼街(Canal Street),旧金山中国城则有企李街(Clay Street)、板街(Pine Street)、襟美慎街(Commercial Street)等等。这里一张图片显示多伦多中国城的登打士街(Dundas Street)。早年来美的华人挺幸苦,没那么多文化,不讲究,不娇怪,倒也容易扎根生存。

在唐人街一家饭店吃了顿饺子,味道还不错。华人多,中餐也地道些。华人少的地方,所谓中餐就免不了北美化了,就是本土人熟知的宫保鸡丁和芙蓉蛋什么的。

现在多伦多市中心的中国城是在上世纪五十年之后才形成的。在那之前的中国城还靠东面几条街,后来因多伦多修建新的市政厅,被拆迁了,成了市政厅前广场的一部分。这在当时还是件有争议的事情,所以拆迁的问题也不是多伦多市政厅中国的专利。现在多伦多有两栋市政厅建筑,新的位于内森·菲利普广场北端,是两座弧形高楼及下面的圆形议事厅,建成于多伦多老市政厅1965年。老市政厅在同一广场的东南侧,是古典样式,建成于1899年,现已不是市政厅了,楼里是安大略省法院办公。据说有规划,以后这老市政厅会改建成博物馆。

说起来,多伦多所在的地块,虽不是拆迁所得,起码是贱买贱卖。十九世纪以前,这里是美洲土著米西索加族的地盘。1787年,来此的英国人与土著谈判,购买了安大略湖西北边一千平方公里的土地。英国人的付出主要是2000 块引火燧石,120面镜子,24顶帽子,以及96加仑朗姆酒。戴帽喝酒照镜子,那时候的北美印第安人真不把土地当回事情,而英国人下手也毫不含糊。现在多伦多附近还有千把米西索加印第安人,说是被诈骗了,要打官司收回土地。多伦多安大略湖畔

多伦多有居民近六百万,是加拿大最大的城市。它位于美加边境五大湖最东头的安大略湖西北角。那个尼亚加拉大瀑布就在伊利湖和安大略湖之间的河段上。尼亚加拉市,美国这边有一个,加拿大这边也有一个。大瀑布旁边就有一个边境桥,开车先过美国检查站,再过加拿大检查站,就到了加拿大这边。从这里走Queen Elizabeth Way (伊丽莎白女王高速公路),向西北,再折向东北,大约一个小时之后就到了多伦多。沿途地块虽是加拿大的宜居之地,但仍显得人烟稀疏,毕竟是比较靠北了。已是四月份了,树还没有绿,一望无际的安大略湖也显得颇为清冷。我上次来多伦多,时值夏天,比较暖和了,但在湖边吹风,还是有点阴凉。遥望多伦多CN塔

多伦多兴起的最初原因是当地的湖湾,这是个天然良港,有离湖岸两三公里的条形岛屿为屏障。多伦多市的许多中心设施也在这附近,比如罗杰斯体育场,为棒球和美式足球两用。体育场旁边有高553米的CN塔。这塔曾经是世界最高,前几年把这个冠军头衔输给了迪拜的哈里发塔,也被广州的新电视塔超越。不过对多伦多来说,这塔仍是城市的象征,在市区各个地方都可以看到。多伦多国家会展王子拱门本文里的一张图片是由会展公园的草地上向东眺望CN塔。这个会展公园是湖边的一大片开阔地以及一些会展建筑,每年八月众多商户云集,各种推销、各种演出娱乐,引来几百万访客,是加拿大最著名的集市,叫做加拿大国家会展。这个活动已有一百三十多年的历史,最早举办于1879年。会展公园里有个立于1927年的建筑,纪念会展五十周年,叫作“王子拱门”,因为当年两个英国王子出席了揭幕典礼。

作为一个英联邦国家,加拿大现如今仍与英国保持多轮多南非战争纪念碑密切关系,立法等各方面都已完全独立,但还承认英国女王是自己的国家元首,加拿大政府也还是“女王陛下之政府”。当年美国从大英帝国独立出来,加拿大选择留下,英加关系源远流长。内森·菲利普广场西南角立有一纪念碑,赞颂加拿大参与二十世纪初英帝国在南非的布尔战争,颇有引以自豪的感觉。多伦多伊顿商场

在内森·菲利普广场的另一端,老市政厅的背后,是伊顿中心。这个是多伦多较大的商场,有三百来家生意,据说每周有一百万顾客。不过我进去走走,发现好像里面没有很多人,也许是周末,城市中心的人都散尽了?走进商场,首先注意到的是巨型天窗下悬挂的许多玻璃大雁,是某艺术家的作品,有一年这商场要把这些大雁打扮下营造圣诞节的气氛,那艺术家起诉到法院,说是商场破坏他的艺术,胜诉了。伊顿商场最近另一件知名事件是发生在2012年夏的枪击案,据说与城里的帮派活动有关,造成一死四伤。

从伊顿商场里穿过,从北门里出来,可以看到在现代化大厦阴影里有座小教堂。这是圣三一教堂,属于圣公会(英国国教)系统,它建于多伦多圣三一教堂1847年,款项来自一名早逝的英国信徒。这是多伦多第四座圣公会教堂,现在已被城市中心的高楼大厦所包围,当年伊顿中心兴建时,曾要拆掉这个碍事的老建筑,因反对作罢。因其位置的关系,现在这个教堂致力于帮助多伦多市中心的流浪汉。我去参观时,还有几个流浪汉在教堂前的小广场歇息,其中一个向游人讨钱,没要到,也就罢了。教堂前有个纪念牌子,记录有500人的姓名,是自1985年以来在多伦多无家可归、死于街头的流浪者。多伦多街头流浪汉多伦多街头流浪汉

总的说来,多伦多城市还比较整洁,看上去也挺安全,不象美国的几个大城市,比如纽约、巴尔的摩或芝加哥,很多地方老旧阴暗,繁杂甚或危险。不过在多伦多时而也可以看到露宿街头的流浪汉。多伦多位处北方,一年里大概有大半年比较寒冷,所以在这里无家可归应该是很艰难的。这里看到的这两位,一个就睡在市中心闹区的十字路口,另一位则歇息在皇家安大略博物馆的大墙下。

皇家安大略博物馆是加拿大最大的文化与自然博物馆,位于女王大街(Queens Ave.)与布劳尔大街皇家安大略博物馆(Bloor St.)西南角。博物馆分新旧两部分,最早建于1912年。比较引人注目的是其2007年的新增建筑,是形状奇特的多角形,号称水晶,以捐赠人Michael Lee-Chin的名字命名。Michael Lee-Chin是的父母是牙买加的华裔和非洲裔居民,他本人由牙买加到加拿大读大学,毕业后从事金融投资业,挣了大钱,在加拿大颇有名气。Michael Lee-Chin Crystal由建筑师丹尼尔•李博斯基设计,正在建设中的位于武汉的张之洞与近代工业博物馆也是此人的手笔,同样外形奇特,比较一下,能看出是同一风格。

皇家安大略博物馆路口斜对面有一座小教堂,叫Church of Redeemer。这也是一座圣公会教堂,建于1879年。在其背后是一座高大的四季酒店。三十来多伦多 Church of the Redeemer年前这家教堂陷于财政困难,不得不出卖自己的一块土地,为自己纾困,让开发商建起那个大酒店。位于大城市中心的教堂常常有这种困难情形,因为许多居民搬到郊区去住,留下的人越来越少(商户除外),不足以支持自己的社区教堂。类似的情况倒也造就了一种建筑艺术,那就是钢筋玻璃的现代大厦作为背景,衬托着身前一座相对矮小的老教堂,这个景观在一些北美城市常能见到。

多伦多大学圣三一学院多伦多大学蒙克国际事务学院多伦多大学街景皇家安大略博物馆离多伦多大学不远,几分钟的路(事实上皇家安大略博物馆曾经是多伦多大学的一部分,后来独立出来了)。多伦多大学是加拿大最好的大学之一,在世界范围也名列前茅。 学校由英国皇家政府创建于十九世纪初期,当时与英国圣公教会有密切关系,但后来学校世俗化了,摆脱了教会的控制,成为公立。多伦多圣公会大主教对此非常不 满,主持创立了圣三一学院以为对抗,不过,进入二十世纪之后,这圣三一学院还是并入了多伦多大学。国际研究方i面,多伦多大学于两三年前设立了一个蒙克国 际事务学院,在亚洲太平洋区域研究上也有特长。多伦多大学规模庞大,有六万五千本科生和一万五千研究生。这里的亚裔学生巨多,到了引起争议的地步,因为亚裔考试成绩好,按说应当录取,但如果一个北美大学全是亚裔,文化单一化,不利于学生全面发展。不久前加拿大一家知名杂志发表文章,指出这一问题,受到亚裔团体的抨击,被斥为种族主义的观点。许多事情说起来简单做起来难,成绩面前人人平等,好像是硬道理,在一定条件下,也不尽然。

多伦多大学旁边有个挺大的公共场地,叫作女王公园。公园设立于十九世纪中叶,所以这个女王就是维多利亚女王了。这块土地本来属于多伦多大学,后来租给了安大略省政府,租期一千年(999年)。现在安大略省议会就座落在这里,是公园的一部分。公园里有一些雕像。其中一座雕像是爱德华七世(维多利亚女王的儿子),这座雕像原来是立在印度,后来印度独立了,雕像也站不住脚,搬到了多伦多女王公园。公园呈椭圆形,有许多大树,是跑圈锻炼身体的好地方。多伦多女王公园

总的说来,除了稍微冷一点儿,多伦多是个不错的宜居城市。